酱酒文化
  拥有五千年历史的华夏是酒的故乡,在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酒和酒文化一直占据着重要定位,上到达官显贵、文人墨客,下到平民百姓、贩夫走卒,酒穿插了他们的一生。
酒,在人类文化的历史长河中,不仅仅是一种客观的物质存在,更是一种文化象征,即酒神精神的象征。

     那么什么是茅台镇酱香型白酒文化?在贵州茅台镇酱香型白酒这样一个特定的载体中,其文化品性、哲学思维主要体现在忠孝节义四个字上。

酱酒文化因素的四个方面:

家国荣誉,诚于国事;谓之忠。儿遂母愿,殷勤于家;谓之孝。不羡繁华,不易其地;谓之节。护身健体,不伤饮者;谓之义。忠孝节义四全,或谓茅台镇酱香型酱酒文化。

    茅台镇是酱香型白酒的发祥地和中国重要的白酒产地之一。酱香型白酒始于秦汉,熟于唐宋,精于明清,兴盛于当代。1915年,茅台酒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获 金奖,留下了“智掷酒瓶振国威”经典佳话。1935年,中央红军长征过茅台,茅台镇各族人民捧出酿造的白酒为红军洗尘疗伤,茅台酒也从此与中国革命结下了 不解的红色情缘。

       酱香酒文化是将其传承、生态健康、生活方式、内涵发扬。  中国是白酒的故乡,而酱香酒则是白酒的典范,在民间也被称为政治酒、贵族酒。

传承酱酒文化

  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长河中,酒和酒文化一直占据着政治、经济、文化领域的重要地位。他是一种特殊的饮品,是属于物质的,但酒又融于人们的精神生活之中,而酒文化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化形式,在传统的中国文化中有其独特的地位,其中也衍生出了酒政制度。在几千年的文明史中,酒几乎渗透到社会生活中的各个领域。

首先,中国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国家,因此一切政治、经济活动都以农业发展为立足点,而中国的酒,绝大多数都是以粮食酿造的,酒紧紧依附着农业,成为农业经济的的一部分。粮食生产的丰歉是酒业兴衰的晴雨表。各朝代统治者根据粮食的收成情况,通过发布酒禁或开禁,来调节酒的生产,从而确保民食。

中国是酒的王国,酒,形态万千,色泽纷呈;品种之多,产量之丰,皆堪称世界之冠。中国又是酒人的乐土,地无分南北,人不分男女老少,饮酒之风,历经数千年而不衰。中国更是酒文化的极盛地,饮酒的意义远不止生理性消费,远不止口腹之乐;在许多场合,它都是做为一种文化符号,一种文化消费,用来表示一种礼仪,一种气氛,一种情趣,一种心境、一种态度,不仅如此,酱香酒不单给人以美的享受,而且给人以美的启示与力的鼓舞;每一种酱香酒的发展,都包容劳动者一代接一代的探索奋斗,英勇献身,因此酱香酒精神与民族自豪息息相通,与大无畏气概紧密相接。这就是中华民族的酒魂!与欧洲誉为的“酒神”,甚称伯仲。也似乎可以认为,有了酱香酒,中国餐饮才得以升华为光耀世界的饮食文化。

酱香酒,做为世界客观物质的存在,它是一个变化多端的精灵,它炽热似火,冷酷像冰;它缠绵如梦萦,狠毒似恶魔;它柔软如锦缎,锋利似钢刀;它无所不在,力大无穷,它可敬可泣可喜可品。

古代酒文化该杀该载;它能叫人超脱豁达,才华横溢,放荡不羁;它能叫人忘却人世的痛苦忧愁和烦恼到绝对自由的时空中尽情翱翔;它也能叫人肆行无忌,勇敢地沉沦到深渊的最低处,或叫人丢掉面具,原形毕露,口吐真言。也能叫人柔情似水,春宵美梦。

酱香酒,在人类文化的历史长河汇总,它已不仅仅是一种客观的物质存在,而是一种文化象征,即酒精神的象征。

在中国,大丈夫的酒精神以道家哲学为源头,庄周主张,物我合一,天人合一,齐人生死。庄周高唱绝对自由之歌,倡导“乘物而游”、“游乎四海之外”、“无何有之乡”。庄子宁愿做自由的在烂泥塘里摇头摆尾的乌龟,而不做受人束缚的昂头阔步的千里马。追求绝对自由。忘却生死利禄及荣辱,是中国大丈夫的精髓所在。